白德耀斯·吹雪

这个人懒死了。。。
头像敲可爱成小实,爱胸毛兽
APHall耀主露中(希望他俩赶紧结婚),其余杂食,雷冷战雪兔菊湾,我求您们千万别来我只是个杂鱼🙏
凹凸吃瑞金,雷安雷无差,帕佩,是个安吹(。・ω・。)ノ♡
马场林好吃www
。。。就酱?(:3▓▒

【黑三角】风再起时

👍👍👍

假的长发:

很学术范,哈哈


金豌豆:



时政,国设。有轻微到几乎不存在的中毒组。猜猜我是谁呀。我尽量不写得那么复杂,但真的是很复杂,想用简单的语句都没法。不过也都是看了一些政论分析后自己的一些想法,不一定正确。




——————————————————————




天光不见得那么明亮后,路德维希便在助理的提醒下坐车前往泰格尔机场。夏季的白天总显得倦怠而又漫长,路德维希从车窗望出去,柏林的每一栋建筑,每一个角落都烂熟于心,他甚至觉得自己和那些堆砌起房屋与雕刻成塑像的石头相识多年,它们安静地陪他走过了一个又一个世纪,用不需要语言表达的温柔注视着他,相互慰籍,他见证它们的崛起和消亡,它们也见证了他的辉煌与落寞。他在机场、总统府、会议大厅之间来回奔波时,它们匆匆路过他的视野,为他在忙碌间隙无可寄托的心提供了可以依赖的存在。




近些年来,这些石头还观察到他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来往越发频繁,它们一定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但它们仍然沉默着,和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一样安静地等待风雨真正来临的那一天。




王耀近些年风光无限,他们说他崛起了,他淡然摇头称自己只是复兴了。咬文嚼字一向是外交场合惯用的伎俩,看似相差不大的表述背后隐含的实际意义却颇为耐人寻味。就像阿尔弗雷德的某位女国务卿先是提出‘重返亚太’战略后又改为‘亚太再平衡’战略,一是为了安抚盟友,向盟友证明美国从未离开过亚太,所以不需要用‘重返’这样的字眼,二是为了给中国泼脏水,‘再平衡’三个字很狡猾地将中国定性为亚太地区平衡的破坏者。如今西方国家用‘崛起’来形容王耀在国际社会中无法忽视的存在感也是为了让他和‘暴发户’一类的形象更加接近,王耀提出的‘复兴’一词则更加突出了‘旧贵族’的身份。无论如何,王耀外交中越来越强势的表现,和从‘闷声发大财’到向国际社会寻求发言权的行为都充分暴露了他不再小心翼翼掩饰的野心。




王耀对阿尔弗雷德的威胁已经是昭然若揭的事实了,很多人都在盼望着阿尔弗雷德能做些什么,就像他曾经对威胁到他的本田菊做的那样,一劳永逸地解决掉这个麻烦。但是阿尔弗雷德的有心无力也是众所周知,首先王耀不同于本田菊,是政治和军事都完全独立的国家,不可能任阿尔弗雷德摆布,签下任何明目张胆地强取豪夺的协定;其次王耀和阿尔弗雷德捆绑的程度远超本田菊,阿尔弗雷德从事高科技和资本品贸易,王耀则为他提供次级消费品,他们的产业链互补性远大于竞争性,他们相互依存共同压榨这个世界,阿尔弗雷德甚至还异想天开地提出‘G2’主张,又被欧洲知识分子定性为‘美中邪恶轴心’,阿尔弗雷德若是想破坏王耀的经济,他自己的经济也会受到强力的冲击,可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在伊万和欧盟还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情况下,阿尔弗雷德绝对不敢这样冒险地和王耀撕破脸皮;再者王耀拥有世界上近四分之一的人口,庞大的内部市场决定了他家经济的韧性,即使在受到阿尔弗雷德制裁的情况下,他也能依托国内市场强大的内需和强有力的政府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转,所以他有不妥协的资本,而本田菊家的经济则不能脱离国际市场,所以他无法反抗构建国际秩序的阿尔弗雷德。




一向自负的阿尔弗雷德对王耀无可奈何,一边骂着一边又小心哄着,一边挑衅一边又妥协。四月,王耀和上司到佛罗里达州访问期间,不仅阿尔弗雷德那个什么都敢说的上司表现乖巧像个听话的孩子,因而受到了媒体表扬,就连阿尔弗雷德也跟做了错事还想嘴硬的丈夫一样,嚣张的话都说得没底气了。阿尔弗雷德且如此,他们这些次级国家更是要学会见风使舵,即便是经常对他进行口诛笔伐的国家,也不得不用最高规格的礼仪接待他。




路德维希为了今天和王耀的见面,已经提前做了很多准备,从谈话内容到衣着打扮无一不细心安排。而今日早些时候欧盟委员会主席就马其他总理演讲时只有4%出勤率的现象表示出极大的愤慨,尤其点名表示如果是德国或者法国领导人在议会上做出演讲,那么议会出席率一定会是百分之百。主席的话虽然振聋发聩,但无奈这就是现实世界的游戏规则,小国弱国即使提出非常有建树性的观点或意见,没有大国强国的肯定也只能是天方夜谭,与其将时间浪费在无趣又冗长的会议上,不如用在国内政务上。相反,大国或者强国的每一句话都值得反复推敲,势必要在看似毫无意义的词汇中挖掘出可能影响未来国际形势的关键信息。不过他和弗朗西斯能在欧洲翻云覆雨,但还不足以在世界上掀起惊涛骇浪,他们受制于人口和国土面积注定只能处于金字塔的第二层,他们的决定能影响世界但不足以对‘一超多强’的世界秩序造成强有力的冲击。世界范围内的不稳定,究根追底还是由金字塔最顶端的三大操纵国造成的。三大国的矛盾若处于可协调的状态,世界就会处于相对太平的景象中,三大国的矛盾若是升级激化了,他们的代理人则会首当其冲成为制造地区乃至世界范围内动荡与战乱的直接祸首。




专车在机场前的空地上停下,路德维希整理好西服领带在保镖的重重护卫下走入机场。他来的不早也不晚,没等几分钟,中方专机就已经稳稳降落在机场大坝,舷梯被放下后不久,王耀就跟在上司及其夫人的身后稳步走了下来。




王耀面上挂着适宜的微笑,在路德维希伸手的同时也伸出了手。




“欢迎来到柏林。”路德维希说,习惯性严肃没有和蔼可亲表情的面上波澜不惊,内心却有不为人知的忐忑。




之前他和上司以国内将举行换届选举为由,推掉了王耀向他发出的一带一路峰会邀请。除了路德维希外,欧洲另外两位主要国家亚瑟和弗朗西斯也都未亲自莅临北京,他们的缺席虽然不会对峰会造成严重的影响,但也间接传递出他们对王耀家提出的‘一带一路’大战略的不重视态度,他们的这一态度无疑会影响其他国家对一带一路的信心。路德维希作为王耀在欧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从提出工业4.0开始就一直在积极响应王耀家各种政策,王耀对路德维希向来寄予厚望,也渴望从他这里得到更多的支持,但是路德维希有自己的苦衷,他是二战战败国,军事发展受到阿尔弗雷德的严重制约,依靠欧盟才勉强实现在政治上的独立,不至于像本田菊一样被阿尔弗雷德套上枷锁,但是没有军事实力支撑的政治独立也是脆弱的。之前亚瑟带头后,他们一拥而上涌入亚投行的行为就已经让阿尔弗雷德大为光火,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就算有心也不敢再有所作为。王耀平静地接受了他们的缺席,但是在六月底他随他家二把手来德国访问时,对路德维希的态度明显冷却了很多,路德维希和他交谈的时候,他的语气虽然温和,言辞却都显得正式而疏离。在路德维希想聊一些私人话题活跃两人之间的气氛时,他都显得兴趣缺失,敷衍地应和一两句让路德维希难以将话题维持下去。路德维希请他空闲时间去酒吧喝黑啤酒,他也以身体疲倦为由委婉地拒绝了。




虽然路德维希知道王耀并不会因为这一芥蒂意气用事地影响两国往后的合作,但还是莫名地感觉失落。他和王耀的私交说不上很好,但也不能用一般来形容,如果要找到恰当的比喻,路德维希会用水来形容,无形无色波澜不惊缺乏黏性但又温柔清澈,好像一眼就能看穿,但又藏着很多不易察觉的微生物。




“谢谢。”王耀的语气虽然依然正式而客气,但是路德维希抓住了他眼睛里真情流露的笑意,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在机场举行了简单的欢迎仪式后,路德维希和王耀坐上同一辆专车。汽车启动后没多久,王耀便放下了认真而端庄的态度,望着窗外飞逝而过的建筑群,感慨道:“我觉得自己已经认识它们了,而它们也一定已经认识我了。”




因为密切的经贸合作,两国领导人互访频繁再加上两国经常在出席国际会议时会晤,路德维希和王耀私下见面的频率或许已经超过阿尔弗雷德直逼伊万了。王耀睁着眼睛失神地看了一阵窗外没有太多新意的城市景象后,视觉便似乎感觉到了疲惫,收回视线的时候忍不住捂住嘴打了个哈欠。




路德维希看着他露出的倦态,有些心疼他的过度劳累。近一周来他似乎就没有停下脚步,先是到香港参加回归纪念日,后回到北京与华盛顿通了电话就半岛和台湾问题进行了交涉并约定在柏林的G20峰会期间举行会晤,之后他又去了莫斯科。而他马不停蹄地奔波的这些日子前后,世界一刻也没有闲着,从沙特向美国交1100亿美元的保护费开始,接踵而来的菲律宾被恐(河蟹)怖分子占领一个省、阿尔弗雷德上司在北约峰会上向盟友催债、卡塔尔断交风波、巴基斯坦驻兵卡塔尔、中印边界摩擦、美对台军售、美军舰闯入中国西沙群岛十二海里、朝鲜试射洲际导弹.....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发生的每一件事都绕不开位于金字塔最顶端的三大国。在这些看似小打小闹的波澜后一个不容忽视且将足以对世界秩序的事实已经逐渐浮出水面——旧的世界秩序已经失衡,新的世界秩序正在阿尔弗雷德和王耀的不断博弈中被重塑。




五月在意大利举行的七国峰会上,路德维希的上司便提出欧洲国家不能再依赖美国的主张。最近又特意在G20峰会召开前重申了一次。路德的主张得到了大多数欧盟国家的认同,唯独本田菊沉默着不表态。路德维希了解他的顾虑,尽管阿尔弗雷德的上司对盟友提出了很多过分的要求,但是本田菊不敢违逆。




虽然日本和德国都被认为是严谨认真的国家,又都是二战的战败国后被阿尔弗雷德纳入军事联盟体系下,阿尔弗雷德将伊万塑造成欧盟的威胁迫使欧盟各国在政治和军事上由他摆布,又利用王耀对东亚的威胁迫使本田菊等人绝对服从他的。从这一点看来,路德维希和本田菊都面临相似的问题,他们注定难以摆脱阿尔弗雷德对他们的影响力,但两国在某些方面还存在质的区别。




路德维希虽然与王耀站在了意识形态的对立面,在口头上对王耀的攻击从未停止过,但是在经济方面,他一刻也未停止加深与王耀的合作,中国庞大的人口和庞大的市场对于他来说有致命的吸引力,他深谙王耀的底线在哪儿,只要不触及台湾和几个边疆省的问题,强调经济发展优先的王耀对他的指责都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偶尔忍不过去才还击几句,大体而言是不伤和气的,见了面还能有说有笑,亲密如老友。欧洲但凡有点头脑的国家,都如路德维希一般利益至上,明面上跟王耀打打嘴炮,给阿尔弗雷德做做秀,让阿尔弗雷德无话可说,对阿尔弗雷德挑衅王耀的实质性举动往往态度模糊或者是直接不参与,私底下又不遗余力地推动和中国的经贸往来,甚至为了加强两国关系的稳定性,每个国家都有那么几个举足轻重的‘中国通’,被中国人定性为‘中国人的老朋友’,一旦两国之间的摩擦超出了可控范围,‘中国通’们便会以私人身份访华,缓和双边关系。




况且欧洲大陆各国之间千年来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纷,导致各国在处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上更加灵活,他们早早就明白了‘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个真理,在阿尔弗雷德的上司狮子大开口跟他们要军费要贸易让利后,路德维希和弗朗西斯对美国由衷地感到失望,他们商量后决定缓和同伊万的关系。而作为日本的化身,本田菊身上很好地体现出了大和民族最典型的短板特征——思维僵化,刻板有余,灵活不足。他在处理同王耀的关系时这个缺点暴露得尤其充分,只顾眼前战略利益而不考虑国家长远的发展方向,对过去地区强国的身份过于执着,不肯正视王耀的崛起,国际秩序正在悄然发生变化,而本田菊还是将所有赌注都压在了阿尔弗雷德身上,固执地选择以损人又不利己的破坏方式阻扰王耀重新掌握对东亚地区的绝对控制权,路德维希等人心知肚明,本田菊借助阿尔弗雷德的力量遏制王耀的做法只是无济于事的挣扎,但是他们没有人敢点醒他,因为阿尔弗雷德需要本田菊继续做他的马前卒,且由于历史遗留问题,本田菊对王耀的恐惧也会让他继续选择自欺欺人的背水一战。




王耀在东亚地区的霸主地位维持了几千年之久,近代以来因为盲目自大闭关锁国未赶上工业革命而被世界抛弃,跌落谷底后被本田菊反超压制。虽然大家都常用‘暴发户’形容王耀,但说起暴发户心态,本田菊表现得更淋漓尽致,周到的礼节掩饰不住他们因为强大而迅速膨胀的心,古代受东亚霸主王耀的影响,近代又受西方文化的影响,他只是在这些外来文明上进行加工再创造,从未输出真正能改变地区或是世界的原创性东西。而王耀就算再没落,也不可否认他曾经的辉煌,他创造了一种文明,一种与西方文化严格区分开的古老而又懂得与时俱进的东方文明,并强势地辐射了冷兵器时代所能辐射的最大范围。




王耀的崛起让路德维希等人不得不更加谨慎地对待他,在他和阿尔弗雷德之间寻求中立平衡点,不把宝全压在某一人身上。从前王耀和阿尔弗雷德的较量主要聚焦于亚太地区,阿尔弗雷德用半岛、东海、南海以及台湾问题这四张牌一再牵绊王耀,迫使王耀在外交、经济等利益问题上对他妥协让步,但由于近些年王耀家军事实力有了质的飞跃,而阿尔弗雷德惯用的招数被王耀一一洞悉并掌握了破解之法后,阿尔弗雷德能出的牌越好越少,到现在几乎只剩下不能轻易放出的底牌。阿尔弗雷德原本只是想恐吓王耀,但是王耀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任他蹂躏不敢还口不敢还手还要忍辱陪笑的小白兔了,阿尔弗雷德一戳他脊梁骨,王耀就跟被触了逆鳞一样,公然甩脸色已经是常事,更有甚者路德维希还撞见两人在会议间隙到卫生间私会时,两人不顾身份和礼仪互飙脏话,间或还夹杂一些用来嘲讽对方的淫词艳语。他们一直处于东西方社会价值观和政治体系的对立面,双方态度一直都不见得客气,只在各有所需时才放下姿态相互迁就。伊利亚消失后,王耀挑起了社会主义的大旗,成为阿尔弗雷德最具潜力的挑战者,阿尔弗雷德对他的态度更是不客气,而王耀在攒足了实力后,似乎决定把以前受的气都还回去,公认好脾气的他往往在面对阿尔弗雷德时,一言不合就开吵,不过后来阿尔弗雷德似乎觉得他又要和伊万吵又要和王耀吵颇有双拳难敌四手的无力感,又或许是因为王耀的一些言辞伤透了他的心,就把嘴上挑衅王耀这项任务交给了亚瑟,王耀的怒火顺势就转移到同样没少给他使坏的亚瑟身上了。不过从另一方面看,王耀和阿尔弗雷德也算是国际交往中少有的习惯向对方流露‘真情’的典范了,至少路德维希难以想象,温文又隐忍的王耀会在被他激怒后对他说‘Fuck you, 你这个长着小J(河蟹)J的金毛小婊子’或者‘老实说,你的老二真是让我记忆深刻,因为它是我的床伴中最小的’这样的话了。




显然阿尔弗雷德和王耀之间有外人都看得出来的真实情愫存在,王耀看向阿尔弗雷德的眼神虽然总是带着几分嫌弃,但至少面上的笑容大多数时候都是真实的,不是为了应付媒体的闪光灯而做出来的虚伪姿态,阿尔弗雷德像孩子一样不加掩饰的嚣张言行诡异地获得了老人家的宠溺。而阿尔弗雷德在激怒王耀时表现出来过于兴奋的情绪难免不会让人联想到以欺负的方式博取女孩关注的小男孩。不知何时起,国际会议厅既是他们进行权力角逐和博弈的地方,也悄然沦为他们以另类方式‘打情骂俏’的地盘。可即使如此,阿尔弗雷德还是时时刻刻都恨不得将王耀拆吞入腹,就像对待伊利亚的那样,一刀封喉再辅以肢解之术,但偏偏阿尔弗雷德又不敢真的和他撕破脸皮,只好打一些不影响大局的擦边球,给王耀添添堵,给东亚地区的盟友们壮壮胆。




王耀在亚太地区感受到的压力相对减弱后,就逐步将目光瞄向中东地区,但他没有急躁又粗暴地直接武力介入,那与他一直塑造的爱好和平的国际形象不符,也容易给自己惹一身骚,他聪明地选择了先通过伊万对该地区进行渗透。伊万不会不明白王耀的企图,中东地区是阿尔弗雷德的核心利益,因为那里有与美元挂钩的石油,阿尔弗雷德通过掌控逊尼派联盟国家掌控了该地区的石油,让美元成为了难以撼动其地位的世界货币,有了强大的军事实力和石油基础的支撑,阿尔弗雷德才成为了凌驾于他国之上的绝对权威,成为世界规则的最终制定者。王耀想挑战阿尔弗雷德的权威,中东就是他不能迈过去的坎,而且为了他的一带一路大战略,他也不能放任阿尔弗雷德在该地区随意翻云覆雨。




虽然阿尔弗雷德是伊万如今最大的威胁,但是王耀也是不能忽视的潜在威胁,他深知王耀藏在温和皮相下不可估量的野心,一方面把他推到前台承受阿尔弗雷德的火力,另一方面将他视为进入中东的跳板。伊利亚曾经太天真相信了披着羊皮的王耀,结果在身边养出了一头巨大的凶猛的狼,最后这狼还反咬了他一口。基于地缘政治和历史渊源,伊万不敢轻信王耀,甚至于他能对一再欺骗玩弄他的阿尔弗雷德仍有所期待却怎么样也做不到全心全意的相信王耀。而他还知道,王耀也一样不信任他,原因和他的如出一辙。但伊万咬着牙抵抗来自王耀的金钱诱惑后,最终还是迫于难以支付的高昂军事支出向王耀妥协,与其让阿尔弗雷德完全抢走他在该地区的势力范围,还不如让王耀来分一杯羹,至少他还能守住一部分既得利益。




王耀对伊万的军事资助做得太明目张胆,就差没直接给伊万贴个‘这是我包养的人’一类的标签了,伊万在习惯了金主的壕气后,也学会坦然接受俄中之间的新关系了,甚至不时在公开场合隔空向王耀传递一些暧昧的引人遐想的话,尤其是当着想要拉拢他但是整体价值远远比不上王耀的本田菊的面,向王耀诉痴心的话更是层出不穷,让情话张口就来的弗朗西斯都自愧不如。伊万的积极示爱不仅是为了哄王耀,更是为了在本田菊跟前提高自己的身价,一石二鸟之计也用得非常巧妙。王耀虽然不是感情用事的人,但是他身上确实存在吃软不吃硬的毛病,一般来说在对方不翻脸不严重损坏他的利益之前,他都会尽可能的包容对方,这个毛病在他身上延续了几千年,一时半刻还真难以戒掉。




对于王耀不明显的介入,阿尔弗雷德起初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在卡塔尔断交风波发生后,王耀的铁兄弟拉纳.赫辛(小巴国设名,不知道对不对)婉拒大金主沙特对卡特尔的作战计划,并以缓解地区冲突的名义驻兵卡特尔后,所有人都似乎嗅到了隐藏在拉纳身后的绿茶清香。阿尔弗雷德无法再对王耀西进的举动坐视不理,王耀悄无声息的崛起已经让他懊悔不已,他不能再纵容他把手伸到中东。为此他先是暗示拉哈尔.赫辛(三哥国设名)给近些年在洞朗地区有越来越多军事活动的王耀找些麻烦,后又故意挑选在七月一日前制造了一系列针对王耀的事端,先是放出未来计划让美军舰停靠台湾港口的风声,后又通过对台军售清单,七月二日他继续孜孜不倦敲打王耀,将一艘导弹驱逐舰开进了西沙群岛的十二海里。七月三日,王耀在去莫斯科访问之前和阿尔弗雷德通了电话,毫无疑问,台湾问题是这一次谈话的主题。阿尔弗雷德态度很明确,他打出台湾牌是为了让王耀放弃对中东地区的渗透。




“我有义务维持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你总是说让我担负起大国的责任,那么我现在正在向这方面努力,当然我也不会虚伪地将所做的一切都归结于我的责任心,为了一带一路将来能在中东地区顺利开展,我必须这么做。”王耀对于阿尔弗雷德的指责很冷静地给出了解释。




阿尔弗雷德冷笑,他侵犯了王耀的核心利益,王耀也侵犯了他的核心利益,所以他们没必要再装腔作势,“别用一带一路掩饰你的路人皆知的野心了,我们还是坦诚一些吧,毕竟我不是伊万,做不了你的防弹衣也做不了你的跳板。”




“阿尔弗。”王耀的声音温柔了一些,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用亲昵的‘阿尔弗’来称呼阿尔弗雷德时往往预示着他想求和了,“我是在现有国际秩序下复兴的,我从中获利匪浅,我没有必要推翻它。”




阿尔弗雷德握住听筒的手紧了又紧,如果王耀在他跟前他一定会忍不住捏碎他的骨头。




“不要再用糖衣炮弹来迷惑我了,你知道从你悄无声息的崛起后那就已经不起作用了。卡特尔和伊朗共同拥有最有价值的帕尔斯油气田,是油气管道的源头,伊朗的油气管道线等于已经伊万掌控了,我只有抓住卡特尔通过逊尼派国家的这条油气线,你知道它对于我有多么重要,现在你要插手进来,掌控了油气线后,你就可以让人民币与油气挂钩,你就能在金融体系上挑战我的地位,你认为我还会坐视不理吗?”




王耀沉默了许久,才道:“卡特尔已经向你交了120亿美元的保护费,他还忌惮你的力量,他还在你的掌控下,你完全不必害怕。”




“你从我身上学走了很多东西,我也从你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例如永远不会给一个有潜力挑战你的人任何机会。”




王耀语气激烈,“你增兵阿富汗,企图激活这颗棋子,既遏制伊万在中东的扩张也遏制我的西出,你在南面鼓动拉哈尔联合缅甸联合越南封锁我的南路,东路又利用本田菊牵制我,你想把我困死在东亚,我能怎么办?就像朝核问题一样,正是因为你的威胁,任勇朝才一意孤行发展导弹和核武,但你却把责任推卸给我,说是我没有管束好他。你把我困在东亚逼得我不得不做出一些行为让自己不必受你的压迫,你却不知道反思自己对我的过错,只一昧谴责我动了你的奶酪。阿尔弗雷德,你太自私了。”




“自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王耀,你不会还抱有‘国际共产主义’或者说你家古人提出的‘天下大同’的天真理想吧?”




王耀没有回答阿尔弗雷德的话,阿尔弗雷德却读懂了他的默认,顿时觉得想笑但是面皮僵硬又笑不出来。之后王耀去了莫斯科访问,中方主流媒体很快就有了‘美国靠不住,中俄才是真朋友’的论调,大有浪子回头终于明白野花不如家花香的感慨,这样的论调让华盛顿上空乌云密布,却让莫斯科一扫数月来的阴冷霎时艳阳高照起来。之后针对朝鲜试射导弹的问题,莫斯科做出了与北京完全一致的表态。




在莫斯科访问首夜,王耀半推半就和伊万滚到了一起,他们难得默契地生出了该对对方有所回报的想法。王耀想报答伊万在中东地区的劳苦功高,伊万则想奖励性地回报王耀终于开了金口说出对伊万地位肯定的话,但是他们给不了纯粹的爱只好给予最原始的性。但是这份感激有参杂着隐秘的愧疚,在被突然的激情冲昏头脑的时候,他们的内心还保留着难以忽视的清醒,身体上可以实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被猜忌填满的心却是咫尺天涯。




在两人共赴云雨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突然打来电话。王耀抽出手去拿手机,才看清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手机就被伊万夺走了。伊万接通电话却不说话,把手机放在枕边,然后蛮横地在王耀体内冲撞。王耀已经了解伊万有时候会比阿尔弗雷德还要幼稚,但他并不能习惯,伊万的尺寸原本就让他难以承受,这会儿的乱来更是让他忍无可忍,他皱起眉头轻斥道:




“轻、轻点!”




伊万笑了笑,怜惜地在王耀眼睛上亲了一下,听话地放慢了力量和节奏。王耀松了口气,主动仰起头和伊万亲吻,伊万很享受王耀的主动,他为此特意停下下半身的动作,黏糊糊地和王耀唇齿纠缠。




王耀在漫长的吻结束后,温情款款地注视着伊万,“万尼亚,你会害怕我吗?”




伊万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在一番冲刺让两人都达到高潮后,他才软软地瘫在王耀身上,道:“我会一直爱你。”




情事结束后,王耀拿起手机一看,脑袋里顿时闪过一个激灵。他以为阿尔弗雷德早就挂断电话了,但是没想到屏幕上显示通话仍在进行中,王耀握着手机的手竟有些颤抖了,他把手机放到耳边,低哑着嗓子‘喂’了一声,通话却立即被掐断。




王耀听着电话里传出的急促的忙音,心像是被不会融化的寒冰冻结。




在王耀继续发呆的时候,路德维希想到了明天他们还会一起去刚落成的熊猫馆参观,之后会观看德中青年足球友谊赛,这些项目安排看似没有什么稀奇之处,但是却让路德维希煞费苦心,他多次到熊猫馆视察,确保园区的风格是正统的中国风,在熊猫送来柏林后,他还近距离去看望了这些大宝贝。




“梦梦。”路德维希伸出手去逗正在吃竹子的熊猫。




叫梦梦的熊猫似乎似乎很喜欢亲近人,竟舍得放下手中的食物,依恋地将大脑袋在路德维希的手上蹭来蹭去,甚至张开双臂抱紧了路德维希的大腿,像极了撒娇的孩子。因为它长着大脑袋,一副懒惰的模样,像孩子一样无辜纯真的眼神,很难让人将它与咬合力仅次于北极熊,与棕熊平齐的物种联系上。




“好孩子。”




路德维希揉揉梦梦的大脑袋,怜爱的看着国宝的黑眼睛。熊猫确实和它的祖国有相似之处,要把它无害的外表和高冷的内心区分开。




思及至此,路德维希垂下金色的睫毛,清空脑袋里不该有的遐想。王耀又打了个哈欠,闭了眼睛靠在座椅上小憩,路德维希看着他突然疲倦的面容,心中为他有了一丝焦虑,不确定他是否真的已经做好了和阿尔弗雷德正面对抗的准备,这不仅需要极高的智商更是需要极大的勇气,一着不慎,或许就会落得满盘皆输的下场,十三亿人的未来既是他挑战阿尔弗雷德的勇气来源,也是他难以承受的压力所在。


评论

热度(1075)